艾玛猪笼草的植物学史

艾玛猪笼草的植物学史

1938年,荷兰植物学家皮埃尔·约瑟夫·艾玛在中苏拉威西省发现了艾玛猪笼草。艾玛猪笼草的原始标本编号为“Eyma 3968”,其包含一个雄性花序。

仓田重夫在1984年的一期《食虫植物协会杂志》中正式描述了艾玛猪笼草。1983年11月5日,采集于中苏拉威西省卢穆特山(Mount Lumut)北部海拔1850米处的“Kurata, Atsumi & Komatsu 102a”号标本被指定为模式标本。此外,仓田重夫还采集了大量等模标本(Kurata, Atsumi & Komatsu 103、104和105)。

微信截图_20190806151729.png

在艾玛猪笼草的植物学史中这四份标本不包含模式描述,也没有标明所在地,如果其被存放于公共机构,则很有可能是日本牙科学院(Nippon Dental College)植物标本馆。尽管如此,根据《国际植物命名法规》第37条其种加词仍有效,仓田重夫的描述包含了一份模式标本的说明。仓田重夫最初发表的种加词“eymai”也是为了纪念皮埃尔·约瑟夫·艾玛。但之后其他学者指出皮埃尔·约瑟夫·艾玛为男性,而该种加词为女性的,所以理应修订为“eymae”。

几乎在同时,John Turnbull(约翰·特恩布尔)和 Anne Middleton(安妮·米德尔顿)在《分类生物学、植物社会学、植物生态学杂志》(Reinwardtia)中将该物种描述为漏斗猪笼草(N. infundibuliformis)。仓田重夫的描述发表于2月6日,而约翰·特恩布尔和安妮·米德尔顿的描述发表于四天后,即2月10日。因此,艾玛猪笼草的名称优先,漏斗猪笼草被视为前者的同物异名。

微信截图_20190808140955.png

艾玛猪笼草的植物学史中类似的情况还出现于对无毛猪笼草(N. glabrata)和钩唇猪笼草(N. hamata)的描述上。约翰·特恩布尔和安妮·米德尔顿的描述基于他们于1983年9月20日采集的编号为“J.R.Turnbull & A.T.Middleton 83148a”的标本,其采集于苏拉威西小卢穆特山海拔1500处。在其描述中,约翰·特恩布尔和安妮·米德尔顿表示其模式标本存在于茂物植物园植物标本馆(Herbarium Bogoriense,BO)中,但马修·杰布和马丁·奇克却没能在此找到,并写道其“似乎并没有存在于茂物”。除了上述的艾玛猪笼草标本外,在文献也提及了许多其他的标本。

在艾玛猪笼草的植物学史中大部分学者始终认为艾玛猪笼草是一个独立的物种,并且所有关于猪笼草主要的专著中都这样看待,包括马修·杰布和马丁·奇克的《猪笼草属(猪笼草科)的框架性修订》 、《猪笼草科》及斯图尔特·麦克弗森的《旧大陆的猪笼草》。然而,部分学者仍对其从大猪笼草中独立出来表示怀疑。在《旧大陆的猪笼草》中斯图尔特·麦克弗森写道:“给予艾玛猪笼草特殊地位似乎是有必要的,因为这两个类群表现出存在共同及孤立且自我维持的群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Theme By 优美尚品

花卉种植